Category

污软件免费

周一的西华市,空气中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氛。

公交车上、地铁里,许多人脸上还带着几分茫然。

仿佛还沉浸在周末的轻松惬意中。

可一想到今天是周一了,这股惬意便消散一空,只剩下莫名的烦躁。

当然,也有的人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精神奕奕。

比如慕远。

不过他没有坐公交车,也没坐地铁,而是坐在局里的一辆大巴车上,这辆车正开往省体育馆。

这辆大巴车上坐了满满当当的人——都是警察。

嗯,这似乎是一句废话,但却也不是,至少说明这里面没有外援。

在这种事情上,作为省老大哥的西华市,是不屑于找外援的。

慕远坐在一个普通的座位上,以一种普通地姿势望着窗外。

每经过一个公交站台,他都觉得那就像是领奖台,然后脑子里便浮现出自己领奖时的模样。

清纯短发美女穿纯白睡衣纯美无暇私房写真

过了七八个公交站台,慕远便觉得索然无味了。

对于省里举行的大比武,慕远还是有几分吐槽的。

你说你比武就比武呗,散打、拳击什么的项目也弄上一两个吧?结果……没有。

哪怕你弄个武术套路表演也行啊,结果……还是没有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个大比武,就与“武”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除了开场时的队列、防爆队形表演、警棍盾牌操什么的外,其他更像是一场运动会。

当然,在警察群体中开运动会也可以算是比武。

谁跑得更快、谁射得更准、谁力量更足,这些,都属于警察……特别是执法一线警察必备的能力。

慕远扭头看了一眼车上的其他人。

他们大多都在相互聊着,看起来都很熟悉。

慕远认识的不多,就只有马宇一个,还坐在他旁边。

据说马宇是去参加射击比赛的,当时马宇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很不错的目标:重在参与。

慕远也不好多说什么,你不能阻止别人参与比赛不是?

至于其他人,慕远倒是不知道他们参加的什么项目。

不过想来还有篮球、铁人三项什么的,只是这些集体项目,慕远是一个都没报。

“慕队,你参加的什么项目?”慕远正在神游物外,忽然有个人打了声招呼。

慕远抬头一看,嗯!熟人,装财处的老陈。

好吧,老陈其实一点都不老,但确实要比慕远老一些。

他进入公安队伍快五年了,现在还是一位民警——这是公安部门的常态,慕远属于特例。

毕竟,整个西华市,上万的警察,不能都当领导不是?

慕远之所以认识老陈,主要是因为他负责局里办公用品采购什么的,其中方便面也是在他采购的范畴,而这方面,慕远的需求量比较大,一来二去,便很熟了。

“陈哥,我参加的射击和跑步,嗯……还有游泳。”慕远甚是友好地回答了一句。

陈哥很高兴,道:“没想到你参加的项目这么多啊?也对,你饭量这么好,体能上肯定没得说,跑步游泳肯定是你的强项。呃……你跑的是多少米呢?”

“呃……我算算!”慕远愣了愣,“四千五百米。”

“啥?”陈哥一脸呆萌,一副你当我傻的表情,道,“有这个项目吗?”

“没有!综合的。”慕远道。

“综合项目也没有……”陈哥说到这里,忽然愣住了,他突然明白慕远这个“综合的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。

“你跑步项目参加?”陈哥忍不住吐出了一句。

话音一落,周围听到这话的人都转过头来。

好有勇气啊!

脸皮好厚啊!

这是在场许多人内心的想法。

这两个观点是辩证统一的。

按照赛程安排,这几个跑步项目是连续的……

而且,每一个跑步项目,并不是只跑一次就结束了。

就那100米来说,省参赛的队员足有上百人,总得有个初赛、复赛、半决赛、决赛不是?

倒是3000米简单一些,直接计时就行了。

可就算如此,一个人要想参加所有跑步项目,都得做好最后的三千米项目“走”下来的心理准备。

脸皮不厚,肯定是不行的。

面对这么多人怪异的目光,慕远淡定地点了点头。

“你能坚持下来?”

“没事!我体力好。”说完,慕远还对周围扫了一圈。

大有一种“不是我说你们某一个,而是说在场所有的人,都是渣渣”的既视感……

老陈不想说了。

然而,面对这个主动凑上来的装财处同事,慕远却没打算这么轻易放过。

“陈哥,你们后勤保障可得跟上啊!一个项目给两瓶红牛不算过分吧?”

“这样才有精神。”

“方便面也得准备点,不然饿了跑不动。”

“还有葡萄糖……我是不需要,可其他人就难说了。体力不好的,容易晕。”

一通絮絮叨叨,让老陈有种揍人的冲动。

还好他死死地压住了这股冲动,不然后果就难料了。

最终,他只能一一应下,这才算将慕远给打发过去。

心满意足的慕远笑了笑,拿起手机,开始刷案子……

整个过程中,坐在旁边的马宇都没开口。

慕远倒是想安慰他,却一直找不到搭话的机会。

很快,省体育馆已经豁然在望。

外面的小广场上停满了各种各样的警车,不像是在举办公安大比武,倒像是在举行警用装备展。

当然,这不是所有参赛的人员的车辆,很多外市州的同志提前到了,住在附近的宾馆中,等到比赛快开始的时候再悠悠闲闲地过来,挺惬意。

对此慕远心里也是有点小失落的。

果真有得必有失啊!

比赛场地设在西华市,倒是可以让他刷冠军和刷案子两不误,但却失去了酒店的免费早餐……

孰轻孰重,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慕远一行下了车,周围立刻有许多目光注视过来。

对于这些望过来的眼神,慕远也都一一作了回应,带着三分善意、三分歉然、三分怜悯以及一分感激。

善意是因为都是警察,天下公安是一家嘛。

歉然和怜悯,纯粹是因为在场的很多人,都将因为自己的存在,而变成……打酱油的。

而感激……嗯,若没有大家伙儿的捧场,自己也没有刷冠军的机会不是?

必须得感激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