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所有快手旧版本

() 清幽的天空,有层层白雾匀染了春意朦胧,窗外屋檐处,有寒鸦低鸣发出躁动的呻吟声,扰乱白日静心。

吱呀!

素雅的窗扉微微开启,贾斯帕的内心有所预兆,眺望着远处的云雾里若隐若现的伦沃尔山脉,那里有莫名的气息泛起涟漪,是来自传奇刺客的本能感应。

就在他继续思考时,瓦洛兰领腹地涌动的恐怖气息唤回他的心神,仿佛有伟大的存在主宰着周围的天地,丝丝压抑感浮现灵魂深处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等等……..”

贾斯帕脸色蓦然凝重,他回想起伦沃尔山脉深处那抹熟悉而陌生的气息,很像是曾在利蒙坦卢出现过的古老存在,再加上现在所处的位置是瓦洛兰领。

“很意外的收获,瓦洛兰领存在的传奇,不止是明面暴露的,甚至可能更多!”

望着清幽天空里出现的淡淡灰色雾气,一抹惊惧之色出现在贾斯帕的瞳孔内,旋即他立刻意识到瓦洛兰领已经不安,必须立刻……….

哧!哧!

影奥义!诸刃

两柄漆黑的手里剑仿若暗影遁入虚空般,从房间一角骤而临身,锋锐的气息隐隐割裂空气。

铿锵!

美女校园宿舍青草离离清纯美图

猩红光辉似闪电在贾斯帕身前乍现,击落近身的手里剑,旋即一柄赤红细剑倒刺向身后,那里正有一抹阴影悄无声息的贴近过来。

影奥义!分身!

阴影蓦然消失原地,下一瞬间,出现在贾斯帕的头顶,冰冷俯视着面前的目标。

叮!叮!叮!

清脆悦耳的交击声在房间内奏响,点点迸射的火花似星光般照耀出两道不断消失出现的身影。

这是一场极为赏心悦目,却充斥冰冷杀意的战斗,两人都把各自的特长发挥极端,无形的锐利气息弥漫虚空,时而会在墙壁地面留下深刻的痕迹。

房间之内,劫在不断地闪烁身影,暗沉的黑色能量似浪潮涟漪密布空气,目标有着超乎寻找的直觉感知,每一次进攻都会阻拦,然后悍然反击,让他不得不借用分身闪避极致危险的赤红剑芒。

“阴影,没有人可以逃避!”一抹殷红光辉在劫的面甲后涌动,手中的暮刃泛起冰冷利芒。

影奥义!鬼斩!

残留的黑色能量在此刻爆发,似烈火燎原般,阴影所在的地方,延展出一道道漆黑剑刃,疯狂的斩向敌人目标。

“又是一位顶级天赋者,向着传奇之路迈进的阴影刺客。”贾斯帕深呼吸一口气,平静望着眼前的阴影刺客,眸孔内有着羡慕和惊惧,羡慕这位阴影刺客的年龄和天赋,惊惧于瓦洛兰领暴露出来的实力。

回想起最近暗探传来的消息,贾斯帕轻声说道:“或许我该向盖伊陛下建议约束王党的势力,他们已经惹到不该惹的势力了!”

那些哀伤之门和埃达拉斯城的‘年轻’王党们,还在继续耍着阴谋,却不知晓这片领地背后隐藏的恐怖实力,愿你们在以后的时间里,面对莫德里安男爵时,能保证生命安。

剑术蜂刺!

赤红细剑收在腰间,然后贾斯帕蓦然刺出,刹那之间,无数点绯红光芒在周身浮现,似聚集在蜂巢般的工蜂。

嗡嗡!嗡嗡!嗡嗡!

蜂鸣声骤然响起,迸射的绯红光芒接连成片,和侵袭身前的黑色能量相互碰撞湮灭,而后消散一空,仿若彻底融于空气,融于阴影。

下一刻,密密麻麻的痕迹在房间的墙壁、书桌、木床上纵横交错,在如此强悍的破坏力下,两人近乎不分先后的消失原地。

轰隆隆!

本来完好的房间在两人离开后,轰然倒塌,泥土灰尘遮掩建筑上空。

“不错的实力!”贾斯帕微笑着看向不远处从阴影里迈步而出的阴影刺客,刚他想要继续动作,却意外发现什么,匆忙竖起手中的赤红细剑。

咔!咔!咔!

视野内,赤红细剑的剑身上陡然浮现条条裂缝,然后断裂成四截,仅剩下残柄。

“半神器?神器?”贾斯帕视线落在阴影刺客交叉在胸前的双刃,那柄右手里紧握的黑色匕首。

整体看去,那柄匕首的手柄和剑身似浑然一体,雪白的匕刃倒映着天空中冷冽光辉,有淡淡的红色符文镌刻刀背。

贪婪、纠结、羡慕各种神色在贾斯帕的眼眸内交替出现,最终他注意到瓦洛兰领地内愈发不安的气息,强忍住所有的**,直接遁入阴影。

“期待我们下次再见!那时会决定命运的归宿。”

劫的身影停驻在附近建筑的屋檐之上,任由目标人物离去。

作为影流之主,他的记忆力很不错,所以认出那位是谁,瓦兰特王宫的大总管,传奇刺客,贾斯帕奎尔蒂,还有重要一点,他的实力并不足以强行留下对方。

劫低头望着漆黑锁甲上的几道痕迹,隐隐有血迹渗透出来,低声呢喃:“暗影的道路还未至尽头,我还需要继续追寻暗影!”

阴影消散,厄文戴尔城镇内还有潜伏很深的密探,需要再度清洗!

………………….

半山腰的寒冽冷风吹拂额头的几缕金发,莫德里安通过诺克斯托拉的传送,匆匆赶到掘沃堡,正俯视着山脚处嘈杂混乱的难民,时不时会有脏骂声传来。

豺狼人的入侵迫使这些人离开故土,而逃离路途的人性黑暗已经摧毁了他们一些东西,所以他们感觉自己无所‘畏惧’。

再有人从中诱使和胁迫,那么积攒的怨恨情绪就会寻求发泄,尤其是在豺狼人尾随而至的时候,黑暗的情绪彻底压制住理智。

为什么那些高高在上的绅士贵族不保护他们这些弱者?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平民一样获得城镇内的居住权?为什么我要待在城墙外面等待死亡?

他们渴望实现自己内心的黑暗!

“这些人聚集多长时间了?”莫德里安脸色漠然地看着那些跃跃欲试,想要再度上山的难民,询问说道。

“从中午开始到现在,期间他们也曾安排一些人上山,希望我们为他们提供住处,提供热水,提供食物,甚至还有人想要我们提供女人!”克兰笑着说道,只是那笑容里带有一丝血腥。

无论社会立场、身世背景、祖国故乡和个人财富如何,任何人都可能在诺克萨斯获得权力、地位、和尊敬,只要他们能够表现出必要的能力。

而下面那些彻底废掉,失去理智的难民明显没有资格!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