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91网站短视频

“相当于…变相接吻。”何婧岚说完,摸了摸嘴唇,支吾道,“我是不是喝醉了……怎么什么都说。”

陈川看着她,她视线下移,避开灼灼的目光,但是视线落在陈川身前,那宽阔的胸膛,充满力量美感的肌肉线条,胸肌,腹肌,马甲线……以及温润玉如的肌肤,比希腊雕塑还要美型。

这男人身材,也太好了吧?

天使降临凡间吗?

以前也这么好吗?

何婧岚又把之线挪到一边去,说:“快回去睡觉啊,站这里干嘛?”

陈川看着她的睡裙道:“你如果不穿睡裙,只披毯子出来该多好,半遮半掩朦朦胧胧,有一种黑夜月半湾的画面感,想想就很美。”

“我有那么想过……但是没好意思,那样显得太随便了吧。”何婧岚说。

不等陈川回话。

何婧岚又说:“我得回去了,今晚有点失了方寸,这嘴什么都往外说……”

“婧岚。”陈川叫住她。

“嗯?”

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

“你在梦里,有没有梦到咱们……那个……睡在一起。”陈川问。

“没有。”何婧岚一笑,“我没做过那种梦。”

“那你想不想和我……”陈川试探问。

“什么?我听不懂,我要回去啦。”

“婧岚。”

“嗯?”

陈川看着她,心里也是有些紧张,不愧是心动女生。

陈川轻轻呼吸,慢慢问:“你,想不想被我……”

何婧岚低着头,她穿着黑色睡裙,裙摆不是很长,露着白白的美腿,她光着脚踩在地板上。

她一声不吭,在等待问询。

陈川拉过她的手,在她手心里写了一个字。

何婧岚感受到那个字只有三笔,忙抽手回来。

对一个小女生来说,那是令人面红耳赤的一个字。

何婧岚抬起头,迎上陈川的目光。

彼此的目光里都带着一份炙热。

面对陈川问想不想。

何婧岚轻轻咬着下唇,轻声说:“我想。但是……你不该这么问,你这样直白的问我,会让我觉得你没有尊重我。你不能……利用我对你的好感,就这样肆无忌惮,我回屋啦。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何婧岚小跑回她的卧室。

陈川站在原地,反思了一下,自己的问题确实过于嚣张。可能就是因为有【心动福利·真心话】,想问问何婧岚的真实想法,才这样问的吧。如果没有这个道具buff,肯定是不会这么直白的询问。

陈川也往回走去。

“获得200元”

“获得200元”

“获得200元”

系统提示。

陈川拿着手机,给何婧岚发了信息。

陈川:刚才的问题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,别生气……

何婧岚:坏蛋!欺负我!

陈川:要不你开门,我给你按摩道歉……

何婧岚:不

陈川:那你还回答“想”呢

何婧岚:我……我要睡觉了呀,你也快睡,小坏蛋。

陈川收起手机。

假如睡7个小时,1小时得72万,这是504万。

这不是一个小数目,但是陈川也不是非要这笔钱不可。

距离何婧岚超过10米,就没有这笔钱,不会触发【心动福利】。

但就自己内心的野望来说,还想靠那香香的小仙女近一些,跟钱无关。

陈川在门口问道:“婧岚……不如我到你房间睡,我什么也不做……”

“你别骗我,我又不傻!”何婧岚语气里带着笑意,“我知道,你第二步就会说蹭蹭不进去。”

“我肯定不会那么说,我在床底睡……”陈川正说着。

咔哒。

卧室门被打开。

何婧岚站在门内,笑说:“进来。”

“啊?这么容易吗?”陈川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何婧岚微微一笑:“我也不能太扭扭捏捏,因为我发现……比较难掩饰对你的好感。如果你保证不会乱来,我让你在我床上睡。是只睡觉,不做别的。如果……如果我们有可能继续发展,我不想给你留一个,我跟你见面的第一天就跟你滚了床单的印象,那样显得我太随便了。知道吗?但是我又知道,你对我也有些许好感,我不忍心见你在门口徘徊,更怕不及时回应你,你就走远了。”

陈川琢磨着何班长的这段话,慢慢点头,深以为然。

何班长这话说的合情合理,颇有水平的。

果然,她也不是那种只知道一味娇羞的小女生。

也有开朗,洒脱,自信,敢于追求,或是敢于对线的行事风格在里面。

陈川道:“你这么好,那我也不能上演农夫与蛇,我也会磊落,不会变成蛇咬你的。”

“快进来,外面冷。这种天气,你光着身子会冷到的。”何婧岚说。

陈川走进了她的房间。

朦胧的壁灯下。

她的卧室香香的,温馨而低奢,可能王室公主的闺房也不过就是这样了。无错

两米宽的大床,一人一边。

何婧岚抱着毯子侧躺下,笑着看着陈川:“如果你不困,还可以再聊会。如果困,就睡觉。”

陈川也看着她,点着头。

房间里有四盏壁灯,熄灭了两盏,只留床头一点微弱的光源。

在这朦胧的光线下,陈川领悟了那句话“灯下观美人”

陈川有心过去“欺负”一下她。

但也只是有心而已,并没有付诸行动。

两人互相瞅着,眼带笑意,但终究是夜色太深…没一会儿,各自慢慢睡去。

不知睡了多久。

或是几个小时,又或是很久很久。

陈川迷迷糊糊再睁开眼睛时,窗外是照进来一片白月光,夜空中,雪白的弯月。

这瞬间有种不知今夕何夕,今年何年的感觉。

看着窗外的月亮,看着床上的白月光,又看到一旁的小仙女。

她穿着黑色真丝睡裙,长发散开,以一个很淑女的姿势侧躺在一米之外,在酣然入睡。

看了看腕表。

凌晨四点钟。

许多勤奋的,勤劳的人这个时间已经醒来,开始为生活忙碌,为理想奋斗,包括洛杉矶凌晨四点的太阳。

陈川靠近到何婧岚身旁。

借着一点白月光和两盏壁灯看着她精致的小脸,这妹子真是越长越漂亮,毕业之后并没有被社会的压力侵蚀,反而愈发仙气朦胧。这难道就是衣食无忧,没有就业压力?不像姚茜,大学和毕业后是截然不同的感觉,大学里的姚茜神采飞扬,而毕业后再见她,已是安静如鸡。

而何班长则是一直这个样子,淡淡的,仙仙的。

就这样看着她,虽然很想透,但是如此可爱,又让人不舍得透。

不知道看了多久。

仿佛是心有灵犀,或是有所感应。

何婧岚慢慢张开眼睛。

她看到近在咫尺的英俊的脸,也没有太过诧异,而是嘴角和眉眼都弯起一抹笑意,她也看了看腕表,然后无奈道:“大哥……你凌晨四点半不睡觉,就在这干瞅着吗?”

“我可是什么也没干。”陈川道。

“你干了我也不知道。”何婧岚轻笑,“不过我信你。你靠我太近了……”

“近了会怎样?”

“容易失守……你回去,保持一米的安全距离。”何婧岚轻轻推着。

但最后,还是让陈川得了手,享受了一把软玉温香。

……

……

早晨七点钟。

何婧岚在厨房准备早饭。

陈川洗漱完毕后,在阳台上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,昨夜一场雨,早上天空清澈蔚蓝。

鉴于没事干,在等早饭的空档,陈川到厨房旁边的音乐区钢琴前坐下,手摸在琴键上,也随意的弹了起来。

他把someonelikeyou和SomethingJustLikeThis以及SeeYouAgain更旋律融合在一起,将三首曲子穿插着弹奏。

这都是取决于李斯特钢琴精通带来的细胞记忆和乐感。

在厨房煲粥的何婧岚听到第一个琴音的时候愣了下,随后听到娟娟如流水的琴音,那声音犹如天籁,令人瞬间沉浸。

她无比震惊的看出去,看到陈川坐在那里弹奏。

无论是姿势,状态,神情,技艺以她的眼光来看都是教授级别,不,是宗师级别。

“天……这是什么神仙男人!”何婧岚眼睛一眨不眨。

竟然!还会!弹钢琴!

看着他,听着钢琴,何婧岚想起昨天的邂逅,下午相遇,黄昏做饭,一起晚餐,捉迷藏,聊天,又睡在一张床上,而且他言出必行又很乖,说不碰就没碰。虽然最后还是被他抱在怀里,但是第一,那是她自己也希望发生的事,她也期望被他拥抱。第二,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生,跟女生在一张床上,只是抱着,没有越雷池,已经是不可置信了,简直是君子中的君子。

在这三首钢琴曲的混搭中,何婧岚靠在墙壁上,带着欣赏,尊敬,以及清晨的一分慵懒看着弹琴的人。

脑海中主要是回忆着昨夜凌晨四点钟,被拥抱的感觉。

那种温暖的,安全的,踏实的,满足的,充实的感觉塞满了整个心间,眩晕的美妙触感带来阵阵冲击,如果被告知马上要世界末日了,她不会逃,而是会就这样静静的呆在这里,安静的回忆那个拥抱。

直到世界毁灭,直到形神俱灭。

带着那种幸福,毁灭也变得不可怕。

这是拥抱的力量,还是……爱情的力量。

但如果要说是爱情,这是不是太肤浅了,还是说……在大四毕业前的那件事之后,自己就一直在疑惑,在怀念,在追寻。是他吗,是他吧,毕竟怀抱还是那样的熟悉。

咔哒。

门打开了。

“今天感觉好些了没?”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女生走进来,低头换鞋说,“你那腰伤能不能久坐,尽量不要久坐,等我给你治完这个疗程,彻底好了你再久坐,久站。不然烙下病根,你以后啪啪啪都不得尽兴,没被啪几下,你腰都快短咯……欸?不是你在弹弹琴,那是哪个哦?”

何婧岚轻轻一笑,对着进门的美女打招呼道:“表姐,是我大学同学来了。”

“听起来弹得不错哎。”女生捋了捋长发看过去,“哟,还是个男娃儿,俊俏男娃儿,何婧岚?”

女生看看表,这才早晨7点钟,家里有个男生,怎么解释?

还有早晨7点就来做客的?

这是来做人的还是做客的?

何婧岚笑说:“昨晚在小区里碰到咯,下了大雨,就没让他走。”

“尼玛,昨晚睡在这里咯?”女生惊讶。

何婧岚点点头。

女生上下打量何婧岚,惊讶道:“第一次送出去咯?女孩变成女人咯?你上回骑马那腰伤,能啪?把你腰啪断了哇?我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注意你的腰,没想到你来了个最剧烈运动??最伤腰的举动?你要騷死啊?”

“晕,没啪……别乱说。他是好人。”何婧岚嗔道。

钢琴曲结束。

陈川站起来,听到声音,觉得耳熟,往门口看去,看到个高挑的女生,她有着清新脱俗的气质,画了一点淡妆,她和何婧岚有几分相像,只不过相貌更加平易近人,让人有亲切感。

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