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

不用充钱的黄app

“我们这里只卖啤酒,最烈的是产自意呆利的巴拉丁,四十度。”老板回答道。

“足够了。”林瑞熙看向陈轩,挑衅般问道:“喂,敢不敢和本少爷比喝酒?”

他作为一个富二代常年花天酒地,喝酒比摇骰子还在行,如果能把陈轩灌倒,那就可以任他摆布了。

“怎么个比法?”陈轩没有立刻答应,要是纯比谁喝酒厉害,没有彩头,那他可没什么兴趣。

林瑞熙嘴角上扬道:“要是喝不过本少爷,就要把昨天那个美女让给我!”

“那要是我喝得过呢?”陈轩似笑非笑,这小纨绔居然还对秦飞雪贼心不死。

林瑞熙冷笑道:“不可能喝得过我的,万一真被赢了,要本少爷做什么都行!”

“那就这样说定了。”陈轩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。

他以前除非和朋友兄弟在一起,否则几乎滴酒不沾,单纯比拼酒量,肯定不是林瑞熙的对手。

可是陈轩现在不是普通人,而是炼气筑基的修道者,这颗星球上的酒没有一种能灌得醉他。

服务员把一箱巴拉丁啤酒抬了过来,四十度的啤酒说高不高,但肯定不算低,一瓶下腹,酒量一般的人能立刻躺倒。

众人都知道林少喝酒厉害,家里就是开酒店的,这下陈轩总该吃亏了吧!

气质尤物曲线的性感

男生们输了陈轩那么多次赌局,打心里都盼着林瑞熙能把陈轩灌个不省人事,在美女们面前丢脸。

薛子琪已经在考虑陈轩等下醉倒的话,自己带他回去会很麻烦,柳眉不由得微微蹙起,内心暗道:“什么都敢和人家比,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!喝酒可不能单靠运气好就能赢的。”

林瑞熙拿起一瓶开盖的巴拉丁,不屑的看着陈轩:“一人一瓶,本少爷先喝了!”

说完,直接把瓶口对准嘴巴,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,一瓶四十度的烈啤立刻见底。

“林少牛逼!”几个男生吹嘘起来,这种喝法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。

林瑞熙喝完之后,一抹嘴唇,得意的盯着陈轩:“怎么还不喝?是不是还没喝就想认输了?”

陈轩笑了笑,和林瑞熙同样的方式直接把一瓶烈啤倒进口里,一滴不漏。

众人眼里闪过一抹讶异之色,没想到陈轩表面看起来老实规矩,还挺能喝啊。

“很好,这样才有资格做本少爷的对手!”林瑞熙傲然一笑,拿起第二瓶烈啤往喉咙里灌。

一连喝完两瓶,作为酒中高手的林瑞熙脸上也开始涨红,暗暗缓了口气。

陈轩跟着喝下第二瓶,却是面不改色,仿佛刚才喝下去的是两瓶纯净水。

原本以为陈轩两瓶之内就该倒了,没想到他一副没事人的样子,林瑞熙暗骂一声遇到行家了,这家伙要钱没钱怎么还这么能喝?

第三瓶下腹,林瑞熙只感觉胸腹间一股热烘烘的气息直窜上脑,酒精开始麻痹他的脑神经。

陈轩面色如常,开始喝第四瓶。

见他还抢在自己前头,林瑞熙给激得眼中冒火,缓都不缓一下也拿起第四瓶。

这一次林瑞熙喝的速度比之前稍微慢了一两秒,喝完之后脸色更是涨得通红,四十度的烈啤一口气连喝四瓶,就是酒量再厉害的人也有点顶不住。

然而陈轩脸上还是毫无变化,这下众人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,知道林少遇到真正的对手了!

这一次,林瑞熙缓了大约有一分钟之后,又对陈轩叫嚣道:“再来再来,别停啊!”

和人斗酒,酒劲上来爱说大话是很多人都会的,陈轩笑着摇了摇头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,突然一口气连喝五瓶,中间相隔不到一秒钟。

林瑞熙看得眼珠子都值了,卧槽,这是把他往绝路上逼啊!

这要是跟不上的话,就先输了一半。

狠狠的咬了咬牙,林瑞熙把五瓶巴拉丁拿到面前,然后一瓶一瓶的往嘴里灌。

喝到第五瓶的时候,林瑞熙嘴边不断溢出酒水,几乎喝漏了小半瓶,这意味着他已经接近极限了。

其实喝到这个地步,林瑞熙也确实称得上是酒中高手了,毕竟天海市是南方城市,这么能喝的人已经很罕见。

可惜他遇到的是陈轩,一个连喝九瓶都脸不红心不跳的怪物。

第十瓶入腹,陈轩笑眯眯的盯着林瑞熙的眼睛,把他看得怒气上涌,似乎觉得自己受到什么奇耻大辱,当即拿起第十瓶往嘴里灌。

然而酒水还没到喉咙,林瑞熙就全部喷了出来,紧接着急不可待的跑进洗手间里去,很快传出来一阵呕吐声。

众人目瞪口呆,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喝酒无敌的林少给灌吐了!

吐酒就意味着输了,本来还想看陈轩出丑的男生们脸上一片火辣,玩骰子连输三十多局给陈轩,连林少喝酒也输给他,被一个“外人”男生出尽风头,他们想想都觉得脸面无光。

薛子琪怔怔的看着陈轩,没想到他又赢了,而且还赢得如此轻松随意。

卓凌风脸色一如既往的冷酷,无论陈轩赌博喝酒再怎么厉害,在他看来都是小道,不值一哂。

几分钟后,林瑞熙从洗手间出来,红着脖子叫道:“来,我们继续喝!”

“输了。”陈轩目光平静的看着他。

林瑞熙顿时涨红了脸:“本少爷没输!刚才就是进去漱个口而已。”

陈轩摇了摇头,眼神怜悯般的看着林瑞熙,把他看得羞怒交加。

“够了,林少,和这种人斗什么气。”卓凌风突然开口说道。

林瑞熙本想再和陈轩狡辩一番自己没输,听到卓凌风的话,直接乖乖闭嘴。

副市长的儿子,可不是他家开五星级酒店就能与之相比的,平时再怎么霸道嚣张,林瑞熙在卓凌风面前都要低一个头。

“熙少爷,说过输了后,我让做什么都行,还算数吧?”陈轩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林瑞熙面色一变,心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,当即问道:“想让本少爷做什么?”

1